<var id="prxhf"></var>
<var id="prxhf"><strike id="prxhf"><listing id="prxhf"></listing></strike></var>
<var id="prxhf"></var>
<cite id="prxhf"><strike id="prxhf"></strike></cite>
<var id="prxhf"></var>
<cite id="prxhf"></cite>

醫院資訊

【文匯報】“三步化療”新法,顯著延長晚期卵巢癌生存

發布日期:2020年05月08日 點擊數量:3089次 來源/作者:王廣兆 溫灝

15893509171900.png


7年前,58歲的李阿姨被確診為卵巢癌IV期合并肺部轉移,雖通過手術盡可能切除了腫瘤病灶,但后續還將進行一系列化療。當她得知晚期卵巢癌患者即便經過術后化療,5年內還很有可能再次復發,一度心灰意冷。


經病友介紹,李阿姨得知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腫瘤婦科有一種“三步化療”的方法,決定前往咨詢。專家評估后,認為她的病情符合“三步化療”的治療指征,予以該方案治療。


幾年過去了,令李阿姨擔心的復發并沒有發生,她體內的病灶也已經控制。


如今,李阿姨仍堅持隨訪。


李女士的情況并非個例,已經有一批晚期卵巢癌患者在腫瘤醫院婦科腫瘤團隊“三步化療法”中獲益。據初步統計,接受“三步化療”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中位無病進展期較傳統對照組顯著延長達11.6個月。


“卵巢癌的致死率位居女性生殖系統惡性腫瘤的首位,超過70%的患者在確診時已經是晚期。卵巢癌發病癥狀隱匿且進展非常迅速,確診患者的5年生存率不足40%,”中國抗癌協會婦科腫瘤專委會主任委員、復旦大學附屬腫瘤醫院腫瘤婦科主任吳小華教授表示,“手術和一線化療是晚期卵巢癌的主要治療方法,但即便如此,90%以上的患者會在5年內復發。


國際專家學者研究認為,卵巢癌患者一線化療后,可以繼續接受某一種藥物持續應用,這也是維持治療最早的概念。腫瘤醫院的婦科腫瘤診療數據也支持這種推遲卵巢癌復發時間的嘗試?!?/span>


“獨創”化療新法,“三步”消滅殘余癌細胞


多年前,腫瘤醫院婦科腫瘤團隊在一項回顧性的研究中發現,一些晚期卵巢癌患者在接受6個周期為一個步驟,共3步18個周期的“三步化療”方法后,5年復發率只有20%,而未接受上述治療方案的類似患者5年復發率達到90.4%。


相比于傳統的晚期卵巢癌標準化療方案,“三步化療”方案在一線方案基礎上再添兩個步驟,創建了“三步化療法”:首先采用傳統卵巢癌一線標準化療,消滅對紫杉醇鉑類化療藥物敏感的癌細胞;接著采用與一線化療不同的藥物化療,補充消滅紫杉醇鉑類化療藥物不敏感的癌細胞;最后再次采用鉑類化療藥物進行第三步化療,消滅可能存在的休眠狀態進入細胞周期的癌細胞。


“‘三步化療’法是腫瘤醫院婦科腫瘤團隊結合多年治療經驗獨創的一種化療方案,”吳小華教授表示,“該療法根據癌細胞的特性和晚期腫瘤患者術后不同階段的狀態,分層次予以3次不同的化療方案,逐步消滅可能殘存的癌細胞,降低患者的復發風險”


據了解,為進一步驗證“三步化療法”的有效性,腫瘤醫院婦科腫瘤團隊開戰了一項隨機對照研究。該研究納入了130例IIIC/IV期卵巢癌病例,進行隨機對照比較完成滿意減滅術后采用“三步化療”和傳統卵巢癌標準化療方案的療效和安全性。據初步統計,接受“三步化療”的晚期卵巢癌患者中位無病進展期21.7個月較傳統對照組(中位無病進展期10.1個月)顯著延長,延長時間達11.6個月,具有明顯的統計學差異。目前該項總生存期等結果還在進一步觀察中。


多臟器聯合手術,鋪墊化療新法基礎


保證“三步化療”法行之有效的背后,是腫瘤醫院婦科腫瘤專家團隊的通力協作?!皾M意的腫瘤細胞減滅術是晚期卵巢癌化療方案實施的基礎,”吳小華教授說,“由于卵巢癌轉移迅速的特性,中晚期卵巢癌往往已經發生多臟器的轉移。能否通過外科手術盡可能切除肉眼可見腫瘤——即‘滿意的腫瘤細胞減滅術’,是中晚期卵巢癌患者獲得長期生存的重要因素?!?/span>


腫瘤醫院在全國范圍內率先引入一套卵巢癌可切除性評價方法:所有初治卵巢癌患者先進行影像學評估,根據標準評分,小于3分患者進行直接手術,大于等于3分患者,選擇腹腔鏡探查或新輔助化療。針對腹腔鏡探查患者,則采用另一套評分系統,小于8分行直接細胞減滅術,大于等于8分者進行新輔助化療。醫院婦科腫瘤團隊還將進一步將影像新技術運用于“兩階梯式”可切除性預測模型,以期獲得更好的評估效果。


憑借醫院多學科團隊的優勢,腫瘤醫院婦科腫瘤團隊年卵巢癌手術超過1000例,且多臟器聯合手術患者比例持續升高,將“滿意的腫瘤細胞減滅術”目標提升至“完全切除”,確保卵巢癌聯合治療方案發揮更大的效果。


繪制國人卵巢癌基因圖譜,鎖定方案適應癥


吳小華教授介紹,目前在國際晚期卵巢癌術后維持治療領域,使用靶向藥物PARP抑制劑維持治療應用非常廣泛,但是該方案僅限于基因存在BRCA突變的患者,不同人群的基因突變圖譜不同;且靶向藥物費用高昂,不能惠及所有患者。相比之下,“三步化療法”中所采用的化療藥物非常便宜,適用更多卵巢癌患者。


此外,國人卵巢癌RRCA基因圖譜研究方面長期存在空白,能否繪制出國人卵巢癌BRCA基因突變特征以分類而治?


吳小華教授團隊早在2014年率先在國內發起卵巢癌BRCA突變率的多中心研究,通過對826例卵巢癌患者的遺傳基因檢測后發現,國人卵巢癌患者中BRCA突變的概率高達28.5%,這一數據超出西方人群的平均突變率,為國內遺傳性卵巢癌的研究提供了最寶貴的一手資料,也為“三步化療法”的研究提供了基礎研究數據。


在前期研究基礎上,吳教授團隊繼續深入開展卵巢癌遺傳易感基因及診療預后相關基因突變的研究,并有三項相關研究報告入選2020年美國婦科腫瘤年會壁報展示,這些研究從遺傳及后天突變兩方面著手,全方位揭示卵巢癌的基因突變特征及其與預后的關系。


早在2017年5月,腫瘤醫院開設了腫瘤遺傳咨詢門診(婦科腫瘤/乳腺),每周四下午,該門診由腫瘤婦科與乳腺外科強強聯手,一同出診,以期通過單個門診的問診與咨詢,能夠全面解決高危人群乳腺及婦科腫瘤篩查、預防的相關問題。

彩票过滤器